神乃麻美av

神乃麻美av

通月经,下五淋,散诸经气聚。惟其与桂枝寒热之不同,虽同入太阳之中,而善散热邪,与桂枝善散寒邪迥别。

或问蒺藜,以同州沙苑者为胜,近人以之治目,谓补而又明目也。或问浓朴收功甚多,不补而能之乎?

或问柴胡既是半表半里之药,邪入于里,用柴胡可引之以出于表,则病必轻;邪入于表,亦用柴胡,倘引之以入于里,不病增乎?然而两动相合,反不全动,故不走血,而反生血耳。

凡用肉苁蓉,必须拣其肥大而有鳞甲者,始可用。下气满,解风邪郁结,善引药入营卫,又能退热,但散邪而耗气,与柴胡同有解纷之妙。

肾泻,乃命门无火以生脾土,至五更亥子之时,正肾气正令之会,肾火衰微,何能生土,所以作泻。世人弃而不用者,因久服滑肠之语也。

或问地榆凉大肠之血,单用一味,往往见功,而合用他药,反致无效,何也? 夫治伤寒而不知症,用药未有不误者也。

Leave a Reply